源年

开门,屋里落了灰。
有十来天没回家。
放下行李,擦灰擦地洗衣洗被。
收拾干净准备出门,接了一通电话。
原来已经30了,以为是29。
好像才几个行程,一七就溜走了。

坐在沙发上缓半天,隐约有一种真的快过年的意识。

又老一年。
年年岁岁,匆匆忙忙。
说起来这一年到底做了什么?
想起来事多,但没几样能记住细枝末节。
春节要怎么过?一八要怎么过?想吃的有什么?休几天合适?
眼下想这些只觉得累。
想睡过去,一睁眼就一月一,那才好。

先缓缓。
然后,煮面吃。
要带虾仁滴香油的。

一七,你慢点吧,因为总有不想寂寂结束的任性人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