源年

荧光

终于下雪,好,好。
车停好,特意在楼下站了一会儿,真冷。
雪不大,但久了落地成白。
不晓得为何今年盼雪,此前从未觉得落雪好,真是怪了。

眼下不是特别忙,闲着就去了原工作的一处,纯望个念想。
车也没熄火,就颗糖,坐着想了一会。
这一样事情,终究还是自己的兴趣,虽然一七年没能全心全意的做,至少也是认真了。
不知道是为提醒多年前的错失,还是想证实如今的陌生,错失的是年轻愉悦,陌生的是人面桃花。
年华似白驹。
这一年,也不知会不会再来见证别人的青春。

“话从哪里说起?等到你要说话,什么话都是那样渺茫地找不到个源头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