源年

分手

甲方:老干部Z。
乙方:小年轻D。
老干部的忙没有时间限制,于是小年轻受冷落是难免。
炸毛的猫总要顺顺毛,是谁的炸药包谁就要负责炸碉堡。
老干部对小年轻时而发泄不满的闹事处理多了,有了心得。

“分吧……”
“那晚上一起吃饭。”

天暗得泛蓝色时,老干部在约好的地方接到小年轻。小年轻抿着唇,绷着脸,老干部叹声气,出发去定好的餐厅。
老干部分蟹剥蟹肉的技术一直没有小年轻高明,但看见对面吃着大闸蟹美得不停嘴的小年轻,老干部在剥蟹的大路上越走越起劲。
天暗得发黑时,饭吃完了,两人站在餐厅门口。

“这顿饭算什么……散伙饭?”小年轻低低得问。
“复合饭。”
“……”小年轻偏过漂亮的小脸嘟囔一声,“哪有下午分手晚上就复合的?”
“大闸蟹都进你肚里了,这会儿想赖账?”
“你不讲理。”小年轻冒出眼泪花花。
“那回家,回家好好讲。”

老干部牵了小年轻,回家。

分手夭折。

评论(4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