源年

一枝花和啪啪啪

老干部涛涛又惹到小年轻董卿卿了。

晚上下班,董卿卿直接蹭着朱迅迅的车去了朱迅迅家。
理由是好久没和迅迅一起聊天吃饭联络感情了。

朱迅迅盯着开始抠手指的董卿卿,“先说好,你吃完饭就回家啊,我这儿可不提供包夜服务。”
好歹也是三十的人了,拌个嘴还能做出离家出走的事来,哪儿来的这么些幼稚?
朱迅迅一边下面条,一边在心里嫌弃沙发上葛优瘫的女人。

朱迅迅捞面的时候,客厅座机响了,董卿卿从沙发西偎到沙发东接起来。
“您好,您是衩台美少女迅迅吗?您的快递到了,麻烦您开下门。”
董卿卿觉得嗓子眼被突如其来的笑意狠狠顶了一下,缓了缓,用中央主持播音腔回答,“我是美少女她姐姐,衩台一枝花。”
朱迅迅听得一口老血如鲠在喉。

吃饭的时候,董卿卿嫌弃朱迅迅做得拌面条太普通,口味太一般。
“那你回去吃你的绿豆面皮儿汤啊。”朱迅迅没好气的怼。
“……”董卿卿不吱声了,一筷子挑两根面条,低头吸溜吸溜吃。
朱迅迅看着对面三十岁还离家出走的女人,想叹气叹不出来。

晚上九点多,朱迅迅坐在沙发东头看台本,董卿卿坐在沙发西头拿着台本发呆。
过了一会儿。
“啪!啪!啪!”
朱迅迅抬头看,董卿卿手里捏着包快递的塑料泡泡纸,一个挨一个戳。
“啪啪啪!”
董卿卿一双眼直勾勾盯着泡泡纸,把几个小泡泡聚在一起,一下都捏破。
“啪!啪!啪!啪啪啪!”
朱迅迅的眼皮子开始跟着跳。

“涛涛姐,求你了,你赶紧来把你家这只领走,啪啪啪没完没了!简直能把我逼疯!”
朱迅迅捞起手机就给老干部发信息,看看手机时间,九点二十。
等了一会,也没见老干部涛涛回信息。
董卿卿还在啪啪啪。
朱迅迅觉着脑仁儿疼。

九点四十五分刚过六秒。
朱迅迅听见门铃响了,飞一样去开门,然后差点被老干部周涛涛一张冷脸冻个透心凉。
朱迅迅没来得及反应,老干部已经拨开她,穿着踩了雪的鞋子冲进屋里。
朱迅迅愣一下赶紧跟了上去。
似乎有哪里不对,涛涛姐这个脸色,是来接人还是要命的?

董卿卿还在啪啪啪捏着塑料泡泡纸,抬头看见站在眼前身上冒寒气的人。
“啪啪啪!啪啪啪!啪啪啪!”像要捏出一首命运交响曲。

老干部定定看着不停捏泡泡的小年轻。
小半晌,转了身,问后面站着的朱迅迅。
“这就是你说的啪啪啪?”
“昂,啪啪啪呀。”

小年轻还是被老干部扯回家了。
朱迅迅一个人缩沙发上,想着为啥涛涛姐出门前特意回头剜了自己一眼。

这是为什么呢?

评论(17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