源年

活都做完了,过年了反而没多大心思去吃去喝,冰箱里塞的都是茶饮芝士汤圆年糕,还有五六包带回来的火锅料。
找不到能洗的,把鞋都擦了一遍。
这个假期好像已进行了一个多月,还要等年后才结束。
有点想不明白怎么突然就决定休这么久……
可能当时思绪不清醒,导致到了今天就有点儿无所事事。
聚会也聚得差不多,不舒服的过了几回到家不能好好睡满脑袋乱七八糟的晚上,每年这一遭都要怨一下酒桌风气。
不喝白酒,好来点红吧,香槟也行。
都不要?那来茶。
只有这选择,白水是万万不能的。
于是几圈又几圈,到了家就坐立难安,脑袋就像水坝开闸,乱糟糟一堆冒出来,没法停。
只能翻书看板,一遍一遍电视调台。
好像电视如今就是为了陪着过这般不舒服的日子。
好不容易睡了,还要在劳心费神的梦里辗转辗转辗转。
一觉醒,比没睡还难过。
喝茶是没错,喝多了谁也受不了。

休不休,好像都是自找苦吃。
嘁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