源年

无奈

好多人都说女人多半是心灵手巧的,是细致柔软的,是水化的。
表示赞同,但也不尽然。
从没有想过,有一天会插花。
也从没有想过,有一天会被插花为难的要死要活。

假花,两盆,想再清扫一下,于是全数搂起来,拔掉,冲洗几遍,然后预备插回去。
假花嘛,插来摆去就那么个样子,复原有多难?
对吧?
然后插不回去了。
摆弄来摆弄去。
这个花怎么就立不起来了?刚才也是这么个样子啊……
翻来倒去想复原。
哎?怎么掉了这么多花叶儿?这怎么办?
啧……
复原不指望了,抽来换去只要样子能看就行。
怎么感觉有点儿丑?
穿衣搭配从来没有出过错的,插花大概也讲究配色之类,再试试可能就成功了……
自我感觉都是骗人的。

大半夜,把自己气笑了。

没了原先的清雅,这已经是再三努力的结果,能看就行。

嗯,就这样。
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