源年

某个难受的人,再怎的痛,仍有自嘲记录的功夫,就是能好,好了还得再犯。

至今都没法确定,这让人怕的毛病是什么具体时间形成的。
长年累月也该有个开头,这个开头到底是九几年,还是零几年?
前后不过十分钟,腰都不能直。
前面开着车还觉着真是肚里空空馋又饿,回头放碗的时刻就一下没了胃口。
不饱不饿,彻底没有胃口,硬食无味,味重的全部剩下,闻一下都不行,挪到沙发上,蜷个卷,开始恶心,想吐又没东西可吐。
那时候想到什么吃的,都一阵强烈的反胃。
好像胃里被小火熬煮了满满的低度硝酸。
垫子加毯子,把自己围起来。
热一点,缓缓,然后又是一条好汉。

想不明白,脱个大衣外套,在常温的屋里,穿着衬衣怎么还能凉胃?
甚至身体本身都没觉着冷。
一个胃,怎么就这么矜贵难养?

幸亏不是牛。

评论(2)